> 服饰 > 衣服上的纹身

衣服上的纹身

小个子在左手腕内侧扎了梓琪的头,不容易找到,说梓琪可以永远和她在一起。梓是小满捡到的流浪狗。小曼从来没想过和自己同病相怜会是个大耳医生,而不是那个曾经声称深爱她的男人。

衣服上的纹身

在小说或电影中,当我看到一个男孩在他的胳膊上刺他心爱的女孩的名字时,我常常感到无聊。我想给我买一束玫瑰会更好。那天,我像往常一样带梓去公园郊游。没跑两圈,然后吐舌头又不肯动。抱着梓琪,让它在绣有字母和数字的棒球衫里喘气,突然觉得梓琪要离开了,又突然一阵悸动和不安。

衣服上的纹身

六年前,小满因为他来到这个城市。小满没考本科,就申请了和他同城的学院。他就读的小满以外的985学校,需要换乘一次地铁,再换乘公交车,但是他们几乎每天都见面。他大二,她大一。比起高中的紧迫性和压力,大学时光是那么的自由和美好。她穿着天鹅绒旗袍裙去参加他精心为她策划的生日聚会,大家都夸她漂亮,生活好。

衣服上的纹身

03希望越慢越好,甚至期待美好的大学时光停滞不前,不去理会。如果不是我的博客上塞满了快乐的记录和浪漫的片段,小满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们又在一起度过了三年,第三个三年。初中三年,高中三年,大学三年。

衣服上的纹身

2004年毕业后,小满找到了一份活动策划助理的工作,他陪着我们学校的研究生继续深造。一切都像大学时一样美好。不同的是,他们一起租了一个小公寓,这样他们就不必为了一次艰难的约会穿越大半个城市。还有,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还有一个人,他的同学,一个爱穿旗袍爱求爱的长腿,家境优越。

衣服上的纹身

坦白说,小满知道长腿九年没有对他们的感情构成威胁,但是当他带回来一系列小满买不到的礼物,比如名表和国外证件时,他忍不住生气了。而他的解释也只是“以坚持的善意来表示善意”。

衣服上的纹身

06终于爆发了,小满和他大吵了一架,然后夺门而出。大概是因为深秋的缘故,四川的路在半夜人烟稀少,路灯霓虹灯都挺热闹的。确认没有追出来,小满靠着花坛坐在地上,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,找地方落脚。却发现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分配给他了,连一个能理直气壮打扰他的好朋友都没有。疲惫地看向路边,却打中了胆怯的眼睛。

衣服上的纹身

07一个剃了头发的黄渤妹从花坛另一角探出一个小脑袋,警惕的看着小满,伸着脖子递出一个小黑鼻子使劲嗅,全身都在抖。小诺诺下意识地伸出手,轻轻喊道:“嘿,过来。”小东西真的摇了摇头,踩了一地的梓叶,朝小满走去。小曼从包里拿出为第二天早餐准备的吐司,掰下一小块,摊在手里喂。这个小东西不小心。他用嘴舔了舔,跑到花坛的另一边。吃完,又回到小满。

衣服上的纹身

08后他打电话去接小满和小东西。后来小满和他分手了。当然,分手跟腿长没关系,是因为他爸爸。当他把小满的事情告诉家人,并提出要和小满订婚时,父亲强烈反对让即将读博的儿子和一个连本科都考不上的女人结婚。

衣服上的纹身

09而他的态度是,再等一会儿,也许等他爸爸不反对的时候,他还没完成学业,结婚也不会给她幸福。小曼带着梓离开,换了手机号,换了工作。还是和以前一样,不跟人交朋友。下班后不是看书就是陪梓玩。小满也培养了一个新的爱好——摄影。每个周末,我都会带一大包鸡肉干和牛肉干,和河马小厨师一起去公园郊游,为河马小厨师拍很多照片。小满现在过着简单却充实的生活。他的一切都是衣服上的纹身,让他的人生经历不那么苍白。

衣服上的纹身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